人人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我不是賈貴 > 第652章 白翻譯牌肉盾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人人小說網] http://www.ruishekbht.cn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本以為黃德貴會拿他自己的腦袋來激將賈貴,畢竟是個人都會這么做,這么說。

    萬沒有想到。

    黃德貴這個狗日的玩意,就沒有按照常規套路來走。他是用這個腦袋激將了賈貴,只不過不是拿自己的腦袋激將賈貴,而是將矛頭禍水東引的引到了白翻譯的身上,在用白翻譯的腦袋激將著賈貴,讓賈貴掏出槍,照著白翻譯的腦袋,狠狠的來一槍。

    這是腦袋,不是西瓜,更不是韭菜頭,割了一茬還能繼續長。

    這玩意挨了一槍。

    肯定死翹翹了。

    誰說賈貴掏不出槍?

    萬一掏出槍來哪。

    “黃德貴,你混蛋。”白翻譯瞪著黃德貴,怒罵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個狗日的混蛋。

    激將賈貴你就激將吧,你拿自己腦袋激將賈貴啊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你不拿自己腦袋激將賈貴,你拿我白翻譯的腦袋激將賈貴,你這是把我白翻譯的腦袋當西瓜吃啊。

    “白翻譯,我就是打個比方。”心知得罪不起白翻譯的黃德貴,趕緊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打比方也不能拿它打比方啊。”白翻譯指著自己的腦袋,懟嗆著黃德貴,“這是頭,不是西瓜,再說了,你打比方為什么不拿自己腦袋打比方?”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害怕嗎,萬一賈貴掏出槍,在開一槍,我黃德貴可就死翹翹了。”黃德貴說著大實話。

    可是這個實話,白翻譯聽著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你怕死。

    我白翻譯就不怕死。

    狗日的黃德貴。

    缺德玩意。

    白翻譯目光不善的瞪著黃德貴。

    這般場合下。

    賈貴還在跟自己的槍較著勁,不信拔不出這個手槍。

    至于老九,貌似還沒有回過來彎,不分場合,不分情由,看不懂事態的朝著賈貴說了一聲,“隊長,我還用攔著你,不讓你拔槍嗎?”

    老九的意思,是指賈貴剛才示意他拉住賈貴,不讓賈貴拔槍這件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欲擒故縱,給人一種真要拔槍的假象來。

    就跟狗差不多,拴著的狗,給人一種異常兇猛的態勢,看著令人害怕。可真要是將狗脖子上面拴著的繩子給放開了,這個狗剎那間變得蔫吧了,也不在撕咬。

    “老九,你缺心眼啊,這事有明說的嘛,你都說明白了,拉著我還有什么用處。”賈貴埋怨了老九一句。

    兩個人也不曉得誰傻。

    反正都不聰明。

    “隊長,我這不是沒有轉過來。”來字剛剛說出口,老九便瞪圓了自己的眼睛,目不轉睛的盯著賈貴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。

    持與老九一樣表情的人,還有黃德貴和白翻譯。

    之所以這樣。

    就因為賈貴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槍。

    賈貴掏出了自己的手槍。

    稀奇事情。

    “賈貴,你啥時候掏出手槍來得啊?”黃德貴還是有些不怎么相信,向來拔不出手槍的賈貴,今天竟然亮出了手槍,還是當著黃德貴的面亮出手槍來得。

    “就剛才啊。”賈貴打量著自己手里的手槍,頭也不回的朝著黃德貴回答了一聲,“原來我手槍,它是這樣的,老九,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,這是我賈貴當偵緝隊隊長以來,第三次拔出了自己的手槍。”

    “隊長,這得慶祝啊。”老九提議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對對對,是的慶祝,大大的慶祝,今天晚上咱們太白居的走起,驢肉火燒和驢雜湯管夠,但是慶祝之前,咱還有一件事要忙,遲了可就不趕趟了。”說話的賈貴,把視線從手槍上面轉移到了黃德貴身上。

    不曉得是賈貴眼神恐怖,還是黃德貴害怕了賈貴手中的手槍。

    在賈貴目光落在黃德貴身上的瞬間,黃德貴居然泛起了一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覺,就好像他被一只兇狠的食人猛獸給盯上了,隨時要殤命在猛獸血盆大口之下。

    總之。

    就是膽寒了。

    也可以稱之為害怕。

    反正意思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賈貴,你想做什么?”黃德貴語氣,異常的心虛。

    不管誰。

    面對黑洞洞的槍口,都有些驚恐害怕。

    這玩意。

    它要人命。

    旁人抓著手槍,黃德貴無所謂。關鍵他害怕賈貴抓著手槍,就賈貴那個腦子,就賈貴那個糊涂到家的德行,就賈貴那個狗膽包天的破膽子,除了不敢打8鹿,不敢打游擊隊,其他的事情,賈貴清一色敢做。

    身為狗漢奸,都敢拿大嘴巴子抽小鬼子,更三番幾次的用這個驢尿、驢糞蛋子喂小鬼子吃,還是那種新鮮的驢尿,毛驢剛剛拉出來的冒著熱氣的驢糞蛋子,攪和在一起喂青城市官最大的小鬼子吃。

    說句不好聽的話。

    萬一賈貴手中的槍它走火了,吃虧的人不能是賈貴,只能是黃德貴自己,這是黃德貴倒吸一口涼氣,膽顫害怕的最根本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死了可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活。

    “賈貴,把槍收起來。”黃德貴叮囑著賈貴,讓賈貴趕緊收起手槍,言語的同時,還在轉動著自己的身形,想要逃離賈貴手中的黑洞洞的槍口。

    他動。

    賈貴手中手槍也跟著動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黃德貴怎么移動,賈貴手中的手槍槍口,永遠都指著黃德貴。

    更讓黃德貴揪心的事情,是賈貴手指頭,扣在了手槍扳機上面,似乎只要動動手指頭,手槍就會射出子彈,繼而要了黃德貴的狗命。

    “賈貴,你丫的別玩,小心槍走了火。”黃德貴急巴巴的提醒著賈貴,賈貴真要是槍走火要了黃德貴命,黃德貴也只能自認倒霉。

    “走火好啊。”賈貴晃動著手槍,噴著黃德貴。

    他越是這樣,黃德貴就越是提心吊膽,真擔心賈貴不小心扣動了扳機。

    “走火了,我黃德貴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,又不是我死了。”賈貴擺明了有些不以為意,“你說的,我賈貴掏出手槍,你就拿你腦袋跟我手槍較勁,看看是你黃德貴的腦袋硬,還是我手槍里面的子彈硬。”

    生死面前。

    唯恐真挨了賈貴走火子彈的黃德貴,還真是聰明的厲害,也不曉得怎么想得,一股腦的躲在了白翻譯的身后,將胖乎乎的躲在一旁看熱鬧的白翻譯給拉下了水,用白翻譯胖乎乎的身形來阻擋賈貴的子彈。

    這肉盾找的。

    絕對了。

    白翻譯胖歸胖,可是個頭不如黃德貴高。

    腰圍尺度夠,可是這個高度不夠。

    這般之下。

    可把黃德貴給為難壞了,愣是把兩條天生就應該蹬三輪車的大長腿給變成了這個弓形牛腿,卷曲著身體,躲在了白翻譯后面。
http://www.ruishekbht.cn/204/204048/84319247.html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ruishekbht.cn。人人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agxs.net
腾博会官网娱乐 -腾博会官网–诚信